楚曦

笔直对自己。

只是朋友[三]

一个季度的试用期过了,安迪如愿转正,成为华尔街这家大公司的正式职员。但她还是不怎么与人交往,几个月和周围的同事说过的话加起来都不超过二十句,就与谭宗明接触的比较多,还是因为工作。

谭宗明工作能力强,前任CFO退休了,他被提拔为新一任CFO,搬离了原来的办公室。而新上任的财务部长是一个工作经验丰富,在这里工作了近十年的一个黑皮肤的中年男人Jack,他很胖,满脸肥肉挤得他的眼睛只剩一条缝,而这条缝常常对着安迪目露凶光。事实上,安迪原也是部长候选人,工作能力比他更强,已经引起上层干部的关注,只是输在了人缘上,同事们基本上都把票投给了Jack,他才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部长职位。

Jack上位后,处处针对安迪,但安迪对待工作一丝不苟,未曾让他抓住什么把柄。Jack每天给她安排大量工作,他想这么多工作量肯定会有纰漏,但他却没有如愿,安迪依然高效而准确。他转念一想,这招不行,还有另一招。他每天减少安迪的工作量,几天后,安迪在办公室就没有什么事可做,只得闲着。她不是没有找过Jack,但总是以帮助其他同事的名义驳回,她这几天就干着比实习生还低级的工作——复印资料接传真。

“Jack,我觉得您可以给我安排一些工作了”安迪这是今天第二次来找他。  “哦?”Jack眯起眼盯着安迪,让安迪浑身不自在“那我该给你安排些什么,噢,对了,还真有事给你做,上个星期Spatar休假了,他手里的工作还没完全做完,你替他做了吧” “可是……” Jack打断“好了,别废话了,一会儿我让秘书给你交代一下”
“我不了解他所负责的部分,恐怕不能完善” “你不是主动要求工作吗,现在给你了啊,还不快去”安迪见多说无益,也只好受着。可是,她不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,Spatar是Jack的妹夫,私自挪用了不少公款,Jack对这个大窟窿头疼的很,安迪来了,那就抓她作替罪羊好了。

安迪根本没想过这茬,她花了一天时间熟悉了这本资料以及Spatar的业务,然后直接把剩下的做完就交上去了,前面Spatar做的数据她也来不及检查了,Jack这只老狐狸不会给她发现漏洞的时间就催着安迪交上来。

果然,东窗事发,安迪涉嫌挪用公司公款收到法院传票,安迪当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不,她不能坐以待毙,她找到Jack理论,而这个卑鄙的男人却一味装傻,有几个同事其实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却也不敢站出来检举他们的上司。

眼看着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开庭了,安迪却不能找到任何证据自证清白,完了,这够她蹲几年监狱的,她索性把手机关机在家等着吧。谭宗明也知道了这件事,虽然他对安迪也不怎么了解,但他就是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,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,安迪已经被迫离职,他之前也没有存过安迪的电话,但现在一定要找到她。他想到了安迪之前填过的个人资料,他把安迪的资料调出来果然上面有她的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,谭宗明赶紧打过去,一遍两遍都是关机,他只好记下安迪的住址上她家去。

安迪家真的好远,谭宗明开着车从繁华的街区开到近郊一处楼房,这里人烟稀少倒却是个安静的地方,谭宗明停车上楼去找到安迪的房门敲起来,安迪正窝在沙发里翻看美利坚法律,冷不丁被敲门声吓到,她犹豫要不要开门,门外传来“安迪,我是谭宗明” 是他,安迪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她顾不上天冷穿鞋,赤脚跑来开门“老谭”安迪咬着下唇,大眼睛里水雾迷蒙。谭宗明看着安迪这样,他突然有种想抱她的想法,可他想起来安迪不喜欢肢体接触,只好打消。“快快快,进屋,外面怪冷的,还有你,地上凉,穿鞋” 谭宗明自己进了屋,安迪家装修的很简单,器物摆放的整整齐齐就像她本人那严谨的性格。


安迪知道谭宗明一定知道这件事了,可她却不知道他这趟只为了质问还是帮助。两人就面对面沉默着,安迪终于问了“老谭,你相信我吗”  谭宗明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“我相信你” 他来,不是为了一个真相,他信安迪,他来只是想告诉她,别怕,他在,他会帮她。


谭宗明回到公司让人彻查此事,务必在开庭之前找出证据证明安迪的清白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三天时间,有了发现,还顺带扯出Jack的贪污受贿,这下安迪不仅危机解除,还让Jack和Spatar收到了应受的惩罚。

但安迪毕竟还是需要避嫌,谭宗明向大boss求情让她留下,让她做自己的秘书,boss考虑良久,一来还是珍惜人才,二来买谭宗明一个面子,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。

于是安迪成为了谭宗明的秘书。

评论(2)

热度(56)